最应该被炮轰的,是这位“牛蛙外公”

2018-05-11
围观(953
收藏(0

 

      近期,一篇“上海退休教授炮轰畸形幼升小”的文章《牛蛙之殇》成为网络热文,据称“字字扎心”,因“耗费3年时间,全家人把孩子从粮仓送向茅厕”。今日有网友推荐给我,作为一个从事十年心理工作的心理咨询师,自信在情绪管理上造诣较深,但是读完此文,在感觉可笑之余仍然忍不住有些出离愤怒。据网文介绍,因写了这么一篇“炮轰”文章,该退休教授“更是被网友亲切地称为’牛蛙外公’”,其实最应该被炮轰的,就是这位“牛蛙外公”。


      作为“在国家级研究所为祖国的科研事业奋斗了一辈子”的科学研究院教授,其家人不是海归就是公务员,理应享受了国家良好的教育资源和社会资源,并有望让孩子竞争“著名民办小学---著名民办初中---著名公立高中---清华北大交大复旦和海外常青藤”的“牛蛙”式成长路线,应该算得上是中国的精英家庭了。精英家庭相比普通家庭,他们获得资源多(比如从“成长路线”看,他们几乎是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”,想上什么学校就上什么学校,比起很多连学位都争不到的普通家庭,简直是天囊之别),理应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带头践行者(估计他们也写过很多体会文章表过很多态),成为中国社会无论哪个方面的主要担当者和带头人。但是且看这位“牛蛙外公”及其家人都干了些什么。

      他一边跪舔制度,一边炮轰制度

      细读此文不难发现,这位“牛蛙外公”之所以出离愤怒写出这篇战斗檄文,最主要的原因是其全家“三年备考”计划的失败。在写此文之前,全家人深入挖掘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衡,并通过整个“精英家庭”的专业研究,在中国不平衡的教育制度之间找到最有利于自家孩子“成长”的“牛蛙”成长模式(估计大多数普通民众对该模式闻所未闻)。注意到此时这位“外公”琢磨的是如何利用好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,如何让自家孩子在这样的制度下获得最好的滋润,并不惜为此全家赤膊上阵。结果事与愿违,孩子没有按照众望所归进入“粮仓”,而是掉进了“茅厕”(在此顺便说明一下,即使孩子去读一般的小学也不是“掉进茅厕”,而同样有机会出类拔萃----而这正是中国大多数普通家庭孩子正在走的路),全家煞费苦心迎合和利用制度的愿望成为泡影。这位“外公”立马转而炮轰他们全家曾经特别享受过、并期望孩子也特别享受的国家教育制度,指责中国教育制度的“畸形”和不平。试想如果他们家的孩子备考成功,全家人必定喜滋滋庆祝“牛蛙计划”大获全胜去了,哪里还会这么义正辞严地跑出来炮轰呢。当今确有一些国人一边走后门送礼,一边痛斥腐败,一边看到老人跌倒无动于衷,一边痛骂社会不正之风,但是作为“国家级研究所”的教授,也出现此类扭曲行为,就有些匪夷所思了。

      而另一层面,中国的教育制度改革为什么迟迟得不到很好的推动,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弊端,应该与这些“精英家庭”骨子里依赖和助长制度,没占到便宜又骂娘有关。

      他一边自称“做了一辈子学术”,一边在孩子心理培养上盲目无知

      作为“国家级研究所”的教授,理应在各领域至少有一些常识。但是读罢此文,除了暴露这个“精英家庭”、包括这个教授在内,对孩子心理发展规律的盲目和无知外,再也看不到一点点“学术”的影子。“我不知道他的小小脑袋能装多少东西,但他的每一天,都被我们特别是孩子他妈用各种跨年龄层的知识填满了。我女儿对孩子的每一天、每一周、每个月都设置着不同的考核,她将这叫KPI”。三岁备考的荒谬决定,他不但没有阻止,还积极参与推动,直至要用惨痛的代价、用孩子的心理创伤来验证,才开始“揪心孩子的健康、更伤心失去了进入名校的机会”。更为可笑的是,该“教授”在“牛蛙计划”失败之后,不是反思自己及整个家庭在孩子教育上的无知和不当,而是责怪“出题的这帮变态”、责怪幼升小制度的“畸形”,而此前他们全家呕心沥血、满怀希望要走的,正是这条“畸形”的路。甚至可以说,这是这些所谓的精英家庭的彼此竞争、用优势资源角逐,才助长了了这样的“畸形”模式成为社会痼疾。


      他一边期望孩子幸福,一边摧毁孩子的幸福期待

      文中关于孩子与外公的对话,摘录如下:

      那天我带他在外面溜达了一圈,吃了冰棒,最后还带他回了班里。临走时他拉着我问:“外公,我什么时候才能玩啊?”

      我说:“等你长到像外公这么大的时候。”

      他天真的想象力似乎有了盼头,又问:“那到时候你就能陪我玩了?”

      我笑了笑:“那时候外公就不在了。”

      “那我一个人玩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     我没想到他会说这么一句,竟一时语塞,无言以对。

      其实,真正应该无言以对的是这个可怜的孩子。外公的回答无疑在告诉他:想玩,遥遥无期;想外公陪玩,等下辈子。

      这让我想起当年刘谦的魔术被各方人士揭秘,刘谦说过的一句话:有一种人,当小朋友满心期待挂著袜子在床头时,他们会告诉小朋友:“别傻了,这世界上根本没有圣诞老人,都是骗人的。”又想起网上流行广泛的一句话:你说大海很美,他说大海淹死过人。

      孩子的妈妈在教育孩子上也是一针见血毫不含糊:

      有一天早上,外孙说他肚子痛,他妈知道这是他不想去培训班装病,便说:“那我带你去医院打针吧”,外孙立马说不疼了,快出发去上学吧。

      这位妈妈可能很喜悦自己又一次识破了孩子的谎言,但是她可能不知道她摧毁了孩子什么。以至于孩子在给老师说肚子痛时,要叮嘱老师“别给我妈妈打电话,给我外公打。”

      当一个孩子在妈妈面前都不敢说出自己的诉求,在最亲的人面前都不敢展示真实的自己,他所经历的心理创伤是“这个世界都不可相信”。当一个孩子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可信,必然会给他带来深深的不安。而这个孩子在考试时的紧张、脆弱、不安表现,应与孩子所受到的家庭教育息息相关。

      心理研究表明,童年的安全感、对美好事物的向往,是一个人一生幸福的基础。而这位“外公”及其家人,一边希望孩子在起跑线上跑得比超人还快,一边不断摧毁孩子内心的安全感,摧毁孩子对美好和快乐的期待,他们究竟是在给孩子铺路,还是在给孩子挖坑,时间应会呈现一切。


      他一边要求孩子三岁开跑,一边对自己毫无自律

      家长是孩子最好的榜样。想要孩子自律,家长必须先自律。但是我们看到这位“教授外公”,可能平常身居高位惯了,在自律上几乎没有概念。认为女儿看不惯其啤酒肚、要求其控制体重是“可笑”,认为“从家长体重看家庭的自律能力”是“荒谬、愚昧”。学校提出“爷爷奶奶辈对孩子教育的参与,会对孩子成长产生错误的示范和诱导”,这个“教授外公”丝毫理解不了学校的专业和用心。通观其在孩子教育上的各种表现,其对于孩子教育的问题,应该是很少学习,也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。把孩子弄得心理脆弱,认知狭隘,他也不反思自己教育的不当,而是一大堆责怪。

       一个不学习、不自律的家庭,却期望孩子三岁开跑,开启“牛蛙”模式,直达人生巅峰,无异于缘木求鱼,异想天开。

      他一边宣泄一己之愤,一边扯上全国人民

      这个事情无论如何,只是教授一家、最多是其关联紧密或拥有较多社会资源、有力量比拼“牛蛙路线”的少部分人的事情。而教授大笔一挥,一己揣测认为是整个社会的通病。其实大多数的中国家庭,不要说根本没听说过这个模式,就是听说过这个模式,也只能靠边闲聊,根本不敢望其项背。更何况还有众多孩子,在城市谋不到学位,在农村蜷缩在破旧的教室。他们同样有自己的梦想,但是他们的每一寸路都得靠自己去走。

      这个教授更是写到:

      中国式攀比往往不来自阶级,而来自街坊邻居。我们家一直都要比他们家优越,这次反倒让他们压了一头,受到了嘲讽与看不起,这个气让我们难以下咽。

      作为“国家级研究所”的教授,其境界如此本来也无可厚非,即使经常因一些小事被邻居气到吐血也与我们不相干。但是教授立马把自己的狭隘上升到国家层面,提出“中国式攀比往往不来自阶级,而来自街坊邻居”。事实上目前中国最大的不平衡仍然在于社会阶层的不平衡,比如这位教授及其全家就可以走“牛蛙路线”,而很多农村孩子可能只能走“放牛娃路线”。同时教授自己也“惊叹”北京高考状元的发言,担心“这种意识的萌发,预示着未来的两极分化已是大势所趋。”

      而中国的街坊邻居,更是直接躺枪。目前城市的街坊邻居,多数处于不认识状态,根本没办法攀比;而农村的远亲近邻,由于彼此的生活和境遇都差不多,也不大可能存在“难以下咽”的攀比。

      所以有一位网友发来评论说:你气你的,扯我干嘛。


      他一边自诩“始终秉持不弃”家学,一边艳羡移民国外

      我们看到这个以“教授外公”为首的精英家庭,在“牛蛙计划”以失败告终之后,立马又拿出了普通家庭,甚至其街坊邻居都“无法攀比”的大手笔:投资移民。

      在全家人智慧和能力齐发,终于搞定了移民事宜之后,这位受党和国家培养到退休的“国家级研究所”教授松了一口气:

现在好了,终于可以让他去另一个健康、放松的环境中,依靠熏陶慢慢找回原来的自己了,能有时间在田野上撒野,也有空间在课本上学到如何撒野。

       并发出慨叹:这曾是我梦寐以求的人生啊。

      在此我突然想到舒婷的一首诗:

     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,

      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;

     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,

      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

     我是干瘪的稻穗,是失修的路基;

     是淤滩上的驳船

     把纤绳深深

     勒进你的肩膊,

     我是贫穷,

     我是悲哀。

     我是你祖祖辈辈

     痛苦的希望啊,

     是“飞天”袖间

     千百年未落到地面的花朵,

       ——祖国啊!

       我是你簇新的理想,

       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;

       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;

       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涡;

       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线;

       是绯红的黎明

       正在喷薄;

       ——祖国啊!

       我是你的十亿分之一,

       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;

       你以伤痕累累的乳房

       喂养了

       迷惘的我、深思的我、沸腾的我;

       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

       去取得

       你的富饶、你的荣光、你的自由;

       -----祖国啊,我亲爱的祖国!

       我知道这首诗放在这里,篇幅上可能有点多了。但是还是希望能有更多中国人,花点时间再读一遍。教授及其家人在政策范围内走向“月亮更圆”的国度,我们管不着,也无可厚非。国家尊他们以更高的地位、给他们以更好的资源,本应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有更大贡献,在制度改革、弊病革除、社会建设上有更多担当,但他们留下一篇战斗檄文,一转身就“投资移民”,也是他们的自由(这些投资或许正是从“畸形”的中国赚到的钱)。但是他们留下的这个“满目疮痍”的国家,还得靠我们大多数无法“投资移民”,也走不了“牛蛙路线”,只能在“畸形”的教育模式继续前行的普通民众来承担。而中国未来的希望,也正是依靠那些普通家庭的孩子来鼎力托举,而不太能指望那些所谓的“牛蛙”。


      文章最后,作为心理咨询师仍然要提醒一句:如果家长自身在教育观念上捉襟见肘,不肯学习,罔顾孩子的心理发展规律,而把孩子成长的希望,完全寄托于某种模式、某个外国,期望“投资移民”就可一劳永逸,恐怕仍然会事与愿违。家长自身没有高度,再好的“粮仓”都有可能被整成“茅厕”。

      孩子的成长是一辈子的事,指望赢在起跑线上、依靠拔苗助长来完成孩子一生的成长,本身是一种懒政行为。而该事件本身只是一个孩子、一个家庭的特例,并仅限于一次学前教育的“失败”,却拿出来炮轰制度,指责社会,甚至炫耀移民,并带着“国家级研究所”教授的头衔,让我们无言以对。

       希望这个“牛娃家庭”真的只是一个特例,而不是占据社会主导地位的精英家庭的普遍格局。否则将不仅是一个家庭的悲哀,而是整个中国的悲哀。

      希望中国的各项制度越来越完善,是每个中国人共有的愿望。但是抱怨和移民解决不了问题,只有大家一起努力,无论是“牛蛙”还是“牛娃”才会有更好走的路。

       希望中国越来越强大,这位“牛蛙外公”的孩子长大后更想移民中国。

 

收藏

本文由朱利生原创发布于爸妈在线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标签:
相关文章
评论
    1

    关于我们 |广告服务 |客服中心 |免责条款 |联系我们

    粤ICP备10217215号-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粤B2-20110160爸妈在线所有 举报邮箱:090@bamaol.com
    安全联盟认证